谁在我们的碗中下毒

    苏丹红带来的打击尚未平息,又听到新闻,说对水产品的抽检发现很多产品铅砷汞超标,让人们享受生猛海鲜时也多了一份不安。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我们可以不穿时装、不看电视,但不能离开食物。食物为我们提供养分,食物的质量更决定着我们的健康。然而,在这个污染遍地的世界上,谁知道哪一天还有新的食品安全事件爆发呢?

    仅仅担心害怕是不够的,必须搞清楚这样一个问题:这些重金属污染是哪里来的?

    多数人回答说:是工厂产生的三废。实际上,工业污染只占总污染源的41%,生活污染占59%。据统计,每个都市人一天当中要制造1公斤垃圾,200公斤废水,20克日用化学品。

    每个都市人都是污染的制造者。由于消费者乱扔废电池,每年有600吨汞进入水源和土壤;由于人们爱吃烧烤食品和煎炸食品,使大量致癌烟气进入大气;由于人们使用含磷洗衣粉和各种日用化学品,河流湖泊受到污染,鱼虾奄奄一息… …

    即使那些产生污染物质的工厂,也是因我们的需要而存在。我们需要它们提供现代生活的享受,提供方便与舒适。我们得意洋洋地穿着皮革厂生产的时髦皮衣,漫不经心地浪费着造纸厂生产的纸张,自然而然地使用着电镀厂生产出的各种亮晶晶的器皿… …

    不要以为这些事情与我们无关,因为排污只是悲剧的开幕式――

    土壤和水源中的难分解污染物会顺着植物的根系进入农作物,空气中的污染物会随着降雨落在叶面,或是直接通过气孔进入叶片,然后悄悄地潜伏在水果、蔬菜、粮食当中。这些被污染的农产品有的直接来到集贸市场,被购物的主妇们买给家人食用;有的被运到食品厂,变成包装精美的饼干、蛋糕、面包、饮料,然后被小朋友们当成零食快乐地分享。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无法控制自己食物的原料产地,也就是说,即使污染地区远在千里之外,当地所生产的食品却可能摆在我们的餐桌上。

    有人会想:这些污染的食物不适合人类食用,但是可以给动物们做饲料。这种做法实际上更为愚蠢――动物具有富集污染物质的能力。如果给鸡饲喂受污染的饲料,所生鸡蛋中污染物的浓度可以上升40倍;而污染水域中养殖的水产品可以将污染物浓缩万倍之多。在人们得意地享受鸡鸭鱼肉、海鲜河鲜之时,却不知自己把大量的污染物质送入了腹中。

    2000年,地质专家警告说,三峡工程可能带来长江水的含汞量提高。因为淹没地区有一部分是高含汞矿脉,受其污染,江中鱼类的含汞量可能增加到原来的三倍。看了这片文章,我不仅想到江中的鱼虾,还想到长江水灌溉的亿万亩良田和果园,以及江边饲养的鸡鸭和猪羊…

    我们的“幸福生活”破坏了自然环境,更剥夺了自身的安全。每个人都应当醒悟过来:无论哪里受到污染,都与我们餐桌上的食物有关。制造污染就是在我们的饭碗里下毒!

    我们不能够继续无动于衷、麻木不仁,必须为减少污染做点事情,因为我们无处可逃!

此条目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