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真的会促进癌症发生吗?

    最近一年以来,有关牛奶营养价值的讨论风起云涌。一方说牛奶会引起癌症高发,最好完全不喝;一方说牛奶能够补钙,每天必不可少。事实是怎样的呢?牛奶果真会促进癌症发生吗?

    为此,我查阅了几十篇乳类与癌症风险之间关系的国外权威医学杂志上的文献。此处略去研究结果的种种细节,只说说研究证据所支持的最终结论:摄入奶制品过多可能会增加前列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但也同时降低肠癌的风险。奶制品与乳腺癌之间没有肯定的关联,甚至有的研究认为有预防作用。但是,增加风险,不等于喝了牛奶一定会患上前列腺癌;降低风险,也不意味着喝了牛奶就不会患上肠癌。

    这些流行病学研究证据表明,同样一种食品,对于不同的疾病,可能会有不同的影响。比如说,对于预防结肠癌来说,摄入较多的低脂奶可能是一种保护因子;而对于前列腺癌,它却有可能是一个促进的因子。因此,任何一种食品,都是有利有弊的,没有绝对好的食物,也没有绝对坏的食物。 

    同时,有关牛奶的研究也说明,食物的摄入数量,对于它的健康效果有着很大的影响。无论多么好的食物,都不宜无限制地摄入;反过来,多吃某些食物会增加癌症的风险,也不意味着这种食物一口都不能吃,或者偶尔吃一次都不可以。例如,人所共知,肉类食品摄入过量会增加多种慢性疾病和癌症的风险,但是绝口不吃肉类的人仍是少数。既然肉类是如此,对奶类又何必视为洪水猛兽呢? 

    在我国,人们摄入乳制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补充钙。目前我国膳食钙摄入量在400mg/d左右,每日摄入200克牛奶或相应的乳制品,即可将钙摄入量提高到600mg/d的水平上,再加上少量豆制品和绿叶蔬菜,便可解决钙摄入不足的问题。此外,强化AD牛奶和酸奶还可供应相当多的维生素B2、B6、B12、维生素A和维生素D。一杯牛奶的营养作用,仍然是应当充分肯定的。 

    考虑到除了牛奶和酸奶之外,我国居民很少吃到其它乳制品,没有食用乳酪、黄油、含乳甜点等的习惯,而国民的平均乳制品摄入量远不足每日200g的水平。就目前的研究证据而言,这个数量还不足以引起癌症风险的大幅度变化,也就是说,既没有预防肠癌的明显作用,也没有促进前列腺癌发生的明显作用。

    当然,也需要提前教育国民,健康的膳食应当是各类食物的恰当平衡。有些家庭以为牛奶多多益善,甚至每天给孩子饮用1公斤牛奶,这同样是不可取的。我国营养学会推荐每日摄入牛奶或酸奶300克,在这个数量下,不会带来癌症风险增加的危险。

 
 
我的相关日志:

2006-02-22 | 喝牛奶的新好处(3)奶类帮助你减肥
2006-02-22 | 喝牛奶的新好处(2)牛奶含有提高抵抗力的物质
2006-02-22 | 喝牛奶的新好处(1)牛奶脂肪中含有抗癌物质
2006-02-20 | 有关牛奶的辟谣(7)牛奶不能加糖喝?
2006-02-20 | 有关牛奶的辟谣(5)不能和果汁一起喝?
2006-02-20 | 有关牛奶的辟谣(4)脂肪越低越健康?
2006-02-20 | 有关牛奶的辟谣(3)牛奶是增肥食品?
2006-02-20 | 有关牛奶的辟谣(1)空腹喝奶也健康

 

附:我的综述论文《乳制品摄入与癌症风险》

 

牛奶、酸奶等乳制品对人类营养具有重要的意义,是膳食中蛋白质和钙的重要来源,也是维生素A和维生素B2等营养素的补充来源。一些研究提示,发酵乳制品可能具有提高人体免疫力的作用[1],而乳脂肪成分中含有抗癌物质[2]。

 

但近年来,对于乳制品的健康意义有了质疑之声,一些研究者认为乳制品的摄入与较高的癌症风险相联系。要可靠地评价乳制品在膳食当中对于癌症预防的作用,不能仅仅依靠动物实验和细胞培养试验,而应依据大型流行病学研究资料,对乳制品消费与多种癌症发生风险之间关系的研究证据进行评述。本文综述了这方面的研究证据,以便为消费者和生产者提供指导,更合理地生产和消费乳制品。

 

1 乳制品与结肠癌发生之间的关系

 

近十几年来的多项膳食调查研究表明,乳制品和钙的摄入量通常伴随着较低的结肠癌发生风险[3,4]。研究者推测,可能是由于钙对结肠具有保护作用[5]。

 

在瑞典男性跟踪研究(Cohort of Swedish Men)当中,研究者调查了45306名男性7年中乳制品和钙摄入量与各部位结肠癌发生的关系。在消除其它影响因素之后,发现钙摄入量最高组(摄入量最高的25%被调查者)的结肠癌的相对危险度为最低组(摄入量最低的25%被调查者)的68%,而每天摄入7份(每份约250g)乳制品者与每日不足2份者相比,结肠癌的相对危险度为最低组的46%,其中结肠基部、尾部和直肠癌肿的相对危险度分别是最低组的37%,43%和48%[6]。牛奶是对预防结肠癌最有效的乳制品。即便消除了钙的影响,乳制品仍然能表现出保护作用。这说明,乳制品中可能存在钙以外的有利于预防结肠癌的因素,包括共轭亚油酸和神经鞘酯类等,它们在动物实验中均表现出一定的抗癌效果[7]。

 

此前,研究者在另一项针对女性的大型队列研究中发现,每日摄入4份以上乳制品的女性,与每日摄入乳制品不足一份者相比,其结肠癌相对危险度为59%。如果每日增加2份乳制品,则结肠癌的发生风险将下降13%。研究者也推测,乳制品中的脂肪成分,特别是共轭亚油酸,可能是对预防结肠癌有益的因素,因为其摄入量与结肠癌发生率呈现负向关联[8]。

 

同时,动物实验研究表明,食物中维生素D的存在也十分重要,当膳食中维生素D不足时,钙对于结肠肿瘤形成的保护作用将消失[9]。Cho等人的流行病学调查也表明,钙的保护作用有赖于维生素D的营养水平[4]。乳制品可以同时供应钙、维生素D和共轭亚油酸、神经鞘酯等成分,因而成为有利于预防结肠癌的食品。

 

最新研究提示,膳食钙总摄入量,包括食物中的钙和营养补充剂中的钙,均与结肠癌的发生风险呈现极显著负相关。其中钙摄入最高组与最低组相比,男性患结肠癌的相对危险度为70%,而女性为64%,说明钙是确定的保护因素。在不服用钙补充剂的人当中,乳制品摄入最高组与最低组相比,男性患结肠癌的相对危险度为77%,女性为66%。研究者认为,该结果有力地支持了钙和维生素D对于结肠癌具有保护作用的假说[10]。

 

2 乳制品与乳腺癌发生之间的关系

膳食是影响乳腺癌发生率的重要因素。然而,乳制品是一类成分相当复杂的食物,其中含有多种因素,可能对乳腺癌风险产生不同的影响。认为乳制品促进乳腺癌发生的假说主要有以下三点[11]:(1)不少乳制品,如全脂奶和大部分奶酪,含有较高的脂肪含量,并反映了高脂肪的膳食方式,而饱和脂肪摄入量的增加可能增加乳腺癌的风险;(2) 同时,乳制品中可能含有有机氯杀虫剂残留,这些物质可能是潜在的致癌物质;(3) 牛奶中含有IGF-1,它在体外实验中具有促进乳腺癌细胞增殖的作用。但也有研究者指出,在日常生活中,从乳制品中摄入的IGF-1和生物活性雌激素的数量,相比于妇女体内分泌的相应激素的数量,是极其微小的,很难成为乳腺癌发生的关键因素[12];而有机氯与乳腺癌之间的关系未能确认[13]。

另一方面,乳制品中的钙和维生素D均被视为降低乳腺癌风险的因素。维生素D和钙对于癌细胞发生的抑制作用来自对乳腺细胞增殖、分化和凋亡过程的调控作用[14]。细胞培养实验和动物实验证明,维生素D对于乳腺癌细胞株具有降低增殖速度和促进癌细胞凋亡的作用,并能减少接受致癌物处理大鼠的乳癌发生率[15]。血清、血浆或全血的维生素D代谢物水平,以及较长的日照时间,均与乳腺癌发生率之间呈现负相关[16]。尽管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不完全一致,但大部分研究显示,维生素D和钙的摄入量与乳腺癌的发生之间具有负相关性,与乳腺密度、乳腺良性增生物发生风险之间均存在负相关[16]。

除了维生素D和钙之外,乳制品中还有一些对癌症发生具有抑制作用的因素,包括,9顺,11反亚油酸(也称瘤胃酸,Rumenic acid),以及11-反-十八碳烯酸(vaccenic acid),酪酸、支链脂肪酸,还有富含半胱氨酸的乳清蛋白,钙和维生素D。这些成分都有助于预防乳腺癌[12]。共轭亚油酸也对于大鼠乳腺癌细胞和乳腺癌前病变具有促进凋亡的作用[17]

目前的流行病学证据,包括从40项病例-对照研究和11项定群研究中得到的证据,并不支持乳制品消费促进乳腺癌发生的说法。即便把乳制品划分为不同类别,也未发现这样的确切结论[11]。相反,2005年发表的一项关于钙、维生素D和乳制品摄入与绝经期妇女乳腺癌风险的大型前瞻性营养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膳食中的钙摄入量,以及乳制品的摄入量的增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绝经后妇女的乳腺癌发生风险[18]。研究中调查了68,567名未患癌绝经妇女,跟踪8年。结果发现,膳食钙摄入量最高组(1250mg/d以上)与最低组(500mg/d以下)相比,乳腺癌的相对危险度降低了20%。与乳制品消费量低于每日0.5份(100ml/d以下)者相比,每日2~3份(400-600ml/d)的乳制品消费量与较低的乳腺癌发生率呈极显著关联。然而,钙增补剂和维生素D增补剂和乳腺癌发病风险之间并无关联。研究特别发现,在那些罹患雌激素受体阳性肿瘤的女性当中,乳制品、维生素D和钙的保护效应最强。

2007年一项最新病例对照研究的报道,证明了维生素D来源和乳癌风险之间的联系。该研究随机选取了972名新诊断出乳癌的患者和1135名对照妇女进行比较, 发现10~19岁之间的阳光照射时间和乳癌风险降低之间存在极显著的相关性,户外活动时间最多者的相对危险度为最低者的50%~85%。在这段为期10年的青春期当中,补充鱼肝油有保护作用,可降低相对危险度24%;而乳制品消费的保护作用更强,可降低相对危险度达38%。在20~29岁和45~54 岁之间的两个年龄段当中,以上因素也有微弱的保护作用。研究者认为,生命早期,特别是乳腺发育成熟的青春期期间,户外活动和乳制品消费的数量,对于后期的癌症发生具有最强大的保护作用[19]。这些结果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验证。

总的来说,不能确定乳制品和乳腺癌之间存在肯定的关联性,甚至有设计严密的大规模定群研究证明,两者之间可能存在负相关。要确证乳制品、钙和维生素D对于乳腺癌发生的影响,还需要更多流行病学研究和膳食干预研究的支持。

3 乳制品与前列腺癌发生之间的关系

前列腺癌是西方国家中男性发病率甚高的癌症,膳食因素可能对其发病有一定的影响[20]。一些调查发现,乳制品的摄入量与前列腺癌发病风险相关,是部分人认为乳制品具有促癌作用的主要依据。

 

根据一些体外细胞研究和动物实验研究的结果,用1,25-二羟维生素D3 及其类似物处理,可以降低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速度 [21]。有假说认为,钙摄入量的增加会提高前列腺癌的风险,而其内在机制可能是因为钙摄入水平的提高降低了1,25-二羟维生素D3的活性及水平,而这种维生素活性形式可以抑制前列腺癌细胞的增殖,并促进细胞的分化[22]。

 

为验证这个假说,一项大型营养流行病学研究调查了乳制品、钙、维生素D摄入量与前列腺癌发病风险之间的关系(National Nutrition and Examination epidemiologic follow-up study cohort)。研究调查人数为3612人,调查时间达10年。结果证实,与乳制品摄入最低的25%对象相比,摄入量最高组的相对危险度约为2.2。在不同类型的乳制品当中,低脂奶可有效促进前列腺癌发生风险,其相对危险度为1.5,而令人惊异的是,全脂奶反而没有明显的影响(相对危险度为0.8)。相比之下,钙与前列腺癌发生风险的关系最为密切,钙摄入量最高组的相对风险度为最低组的2.2倍。在钙摄入量相同的情况下,维生素D和磷的摄入量均与前列腺癌的风险无关[23]。

 

然而,相关研究的结果差异甚大。部分研究结果认为,乳制品与前列腺癌的高发之间存在显著的关联性[23,24,25],而另一部分研究认为无显著影响[26,27,28]。一项临床实验研究中,为了验证钙补充剂对于结肠腺瘤的预防效果,70名患者长年使用1200mg/d的钙补充剂,但在如此高的钙补充量下,前列腺癌的发生率没有增加,甚至还略有下降[29]。

 

一份2005年所做的对12项有关乳制品摄入和前列腺癌关系之间研究的汇总分析发现,乳制品摄入量最低组和最高组相比,前列腺癌的相对危险度为1.11,而钙摄入量最高组的相对危险度为1.39,具有统计学上的显著性[30]。而Severi等在一项14642位澳大利亚男性参加的长达10.9年的前瞻性研究(MelbourneCollaborative Cohort Study)当中,发现消除了体重、能量摄入、吸烟等多个混杂因素之后,钙摄入量,以及包括牛奶、酸奶、奶酪等在内的各种乳制品的摄入量,与前列腺癌发生率之间均无具备统计学显著性的联系[31 Severi,2006]。

 

近期另一项在10011名男性(出现815名前列腺癌病例)的高质量前瞻性研究(受试者来自The Harvard Alumni Health Study)特意调查了钙补充剂的作用,因为通过补充剂摄入钙元素,往往比膳食中的钙摄入量数量更高。结果同样证实,乳制品和钙摄入量,包括钙增补剂的摄入,与前列腺癌的发生率无显著关系,无论是致死性的前列腺癌还是总的前列腺癌发生率[32 Koh KA, 2006]。研究者认为,之所以未表现出显著差异,也可能是因为多数被调查者从乳制品中获得的钙不超过600mg(大约相当于600克牛奶),平均每日钙摄入量为849mg,乳制品和钙的摄入量低于美国相关研究中的水平。

 

综合以上研究结果,人们尚不能得出乳制品摄入量增加必然带来前列腺癌发生率上升的肯定结论,但显然,钙和乳制品的过量摄入值得注意,随之带来的IGF-1摄入量的增加[33],而它可能也是促进前列腺癌发生的因素之一[34]。

 

4 乳制品与卵巢癌发生之间的关系

 

膳食因素是影响卵巢癌发生的因素之一[35]。有研究认为,乳制品摄入量、乳糖摄入量与卵巢癌发生之间可能有一定关系[36],但各项研究未能得出一致的结论。

 

一项2004年发表的大规模前瞻性研究是目前最有说服力的研究证据。这项研究(Swedish Mammography Cohort)涉及61,084名女性(其中有266名妇女在研究期间患上卵巢癌),追踪时间达13.5年[37]。研究比较了每日乳制品消费量在4份以上(相当于牛奶约1kg)和2份以下的妇女的卵巢癌患病风险,发现前者患浆液型卵巢癌的相对危险度为后者的2倍,但与其他类型的卵巢癌无显著联系。在各种乳制品当中,牛奶与浆液型卵巢癌关系最为密切。与不喝或很少喝牛奶者相比,饮2杯以上牛奶者的相对危险度为2.0。乳糖摄入量与浆液型卵巢癌的风险之间也有显著的正向联系。因此研究者认为,牛奶和含乳糖制品的摄入可能会提高卵巢癌的发生风险。

 

然而,一项汇总分析研究综合了12项相关的前瞻性定群研究,涉及553,217名被访女性(包括2,132名乳腺癌患者)。结果并未发现牛奶、奶酪、酸奶、冰淇淋和膳食总钙含量与卵巢癌发生风险之间的肯定联系[38]。然而,该研究发现,每日的乳糖摄入量超过30g者,与摄入量不足10g者相比,卵巢癌的相对危险将增加约19%,但此趋势未达到统计显著水平。按照不同卵巢癌进行分型分析同样未发现显著相关性。研究者表示,可能增加卵巢癌风险的乳糖摄入量相当于每日摄入2~3份乳制品,约相当于500~750ml。

 

5 讨论

由于乳制品中同时含有促进和抑制癌症发生的因素,从研究结果来看,对于预防结肠癌,摄入较多的低脂奶可能是一种保护因子;而对于前列腺癌,它却有可能是一个促进因子。对乳腺癌和卵巢癌的作用尚不明确。同时,数量也是作用效果的关键。在以上多数研究当中,最低组的乳制品摄入量为每日240克(以牛奶计)以下,而最高组的每日摄入量均超过700克。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无论在哪一项研究当中,每日摄入相当于牛奶200克的乳制品,并不会显著增加或降低相关癌症的风险。

 

在我国,居民摄入乳制品主要是为了补钙。按我国膳食钙摄入量约400mg/d计算[39],每日摄入200克牛奶或相应的乳制品,即可将钙摄入量提高到620mg/d的水平上,再加上少量豆制品和绿叶蔬菜,便可解决钙摄入不足的问题。

 

考虑到除了牛奶和酸奶之外,我国居民摄入乳制品的途径十分有限,并无食用乳酪、黄油、含乳甜点等的习惯,而国民的平均乳制品摄入量远不足每日200g的水平。就目前的研究证据而言,在这个膳食摄入水平上,尚不必担心癌症风险上升的问题。然而,也需要提前教育国民,健康的膳食应当是各类食物的恰当平衡。和任何食品一样,乳制品并非多多益善。

 

参考文献(略)

此条目发表在 食品营养专栏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