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的不是月饼,是我们

从小就不爱吃月饼的,嫌它太甜太腻。

在我小时候,北京的月饼总是硬硬的,馅料也不过五仁、枣泥、豆沙、桂花那么几类,还有那种最最简单的“自来红”之类冰糖加青红丝的月饼。但每到中秋,爷爷奶奶照例是要买各色月饼的。我通常只咬几口月饼皮,就把其余部分丢给爷爷处理,还问爷爷:这么不好吃的东西,为什么年年都要做来吃啊?爷爷说:这可是八百多年前传下来的东西呢,当然是好吃的。如果不好吃怎么会传下来呢?

我一直没有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直到长大,仍然不喜欢吃月饼。然而毕业工作那年,我突然有了一个异乎寻常的机会,体验到月饼的美味所在。

那年,学校所有的新教师都被派到基层去“体验国情”,我和一个学化学的老师被分到河北一个乡里面锻炼。乡政府的伙食极差,每餐只有馒头,加上一勺稍有油星的煮青菜,十天半月没有一点儿肉蛋,周围没有超市,更别提喝牛奶了。平日食量不大的我每餐能吃2个大馒头,到了开饭之前还是饿得前胸贴后背。那里没有什么商店,零食也买不到。

下乡不久就是中秋了。我们只吃了一顿南瓜馅的饺子。没有肉没有油的南瓜馅饺子简直是乏味之至。我评价说:饺子只是它的形式,南瓜才是它的内容。急需能量和蛋白质的我们怎么会满足于这样的东西?于是两个月后,我们偷偷跑回北京,搜集一些好吃的东西。担心当地人看我们吃零食有看法,又怕学校说我们不好好锻炼,所以体积大的食品肯定不能带,再说行李体积也非常有限,多了坐长途车不方便,总要找些高能量小体积的东西才好。最后我决定,把中秋节发的一盒月饼带到乡里。

这盒月饼已经被我冷落将近三个月,因为失水而硬如砖头。如果是以前,我对它连看都懒得看。但是,在乡下才发现,这盒传统月饼简直美味无比。我总是用刀子努力而小心地把月饼切成4瓣,连一星半点渣子都舍不得掉下。和同事一起,每人每天吃4分之一块,两个人两天才分享完一块月饼。它的甘甜,它的油腻,在舌头上款款地滋润着我的味蕾,又在胃里面漾起一片温暖和惬意的感觉。这就是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温暖啊……吃月饼的时刻,就是我们一天当中最盼望的时刻。

那盒月饼一共8块,给我们带来16天的幸福生活。我真真切切地理解了,为什么先人们千年不变地热爱着甜甜腻腻的月饼——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半饥饿的艰苦生活当中。我们现在还能吃上每餐两个馒头,而我们的祖先经常连这样的生活都过不上,食不果腹就是生活的常态。所以,古人有理由期待节日,热爱月饼,热爱粽子,热爱元宵汤圆,热爱除夕的鱼肉大餐。他们平日里实在是太缺乏“油水”了,皮下脂肪层太薄了。

在一个人身体缺乏能量的时候,当他吃不到足够食物的时候,他最向往的东西就是甜食。甜食里面的糖分可以最快地变成能量,给身体以抚慰的快感;甜食中的脂肪可以最大效率地供应能量,让人有机会积累一点皮下脂肪。所以,对于那些体力劳动者来说,偶尔吃些高糖高脂肪食物,并不会给他们带来高血脂高血糖和肥胖的麻烦,因为他们能够在体力活动中充分消耗这些能量。

反过来,如果已经吃到养分足够的饭菜,特别是营养素平衡的食物,对甜食的兴趣就会减少。如果能吃到杂粮、豆类、蔬菜、水果、鱼肉、奶蛋等搭配的合理三餐,体力消耗又不算太大,人们不仅不需要吃油腻甜食,对它们的兴致也会相当有限。

祖先吃月饼的传统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太过丰盛的日常饮食,太追求“过瘾”的吃法,还有太少的体力活动。

如此说来,让自己重新享受月饼美味的办法也就很简单了。提前半个月,吃少油少糖的食物,不再大鱼大肉,不再吃各种零食点心,好好地“空乏其身”,等到中秋佳节到来之时,肯定会觉得月饼变得格外美味,而中秋大餐也特别令人向往。平日节制一点,保留一些向往的感觉,那么愿望一旦得到满足,那种幸福感会让人特别难忘。

几个月后,锻炼结束,我们回到了北京的繁华生活当中。我有了足够的好饭菜,不再为一点甜食而激动。尽管月饼越做越精美了,我也只在月圆之夜品尝半块。可是,每当我看到月饼的时候,总会想起那段乡下的生活,对月饼怀有一份深深的情意。

此条目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