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环境保护专栏

油烟促癌?减少油烟危害的10个建议

最近接到很多和烹调油有关的问题: 一位网友问:我妈妈听说超市卖的油不健康,土法榨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 | 留下评论

你能为保护环境做的50件事

元宵节过去,零零星星的鞭炮声还在响着。仅仅一两天中烟花爆竹所释放的烟气,很快就把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那些蒙冤受屈被扔掉的食物

某日在食堂吃饭,正好看见一个女生被工作人员教育,因为她扔的食物实在是太多了。开会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小心食物的隐性浪费

如果在餐厅里用餐之后,桌上剩下很多菜肴,人们大多都会说“真浪费”,因辛苦收获的食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你会在餐馆浪费食物吗?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调查发现,全世界每天制造的食物中有超过一半是由于人类管理不善而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塑料袋:回收还是禁止?

近年来,“告别塑料袋,提起菜篮子,拿起布袋子” 的环保口号不绝于耳,一些单位和商店甚至免费向购物者发放布袋。可是,身边的塑料袋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这是为什么呢?看来,塑料袋之所以大行其道,必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人们在下班途中去购物,不太可能先回家取个竹篮。或者提着漏泥漏水的布袋子上车。这不仅有可能妨碍公共卫生,也与身上的时装颇不协调。至于网兜类,它们原本就是塑料制品,而且装很多东西并不方便,想必40岁以上的人都有体验。

布袋和竹篮用后必须进行洗涤。这不仅增加家务劳动,而且浪费水和洗涤剂,同样有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的污染问题。可见,简单地用布袋替代塑料袋,一方面减少了便捷性,一方面未必能有效节省资源。如果不考虑百姓的切身需求,改变人们行为的努力就很难收到满意的效果。

那么,塑料袋离开商场之后究竟去了哪里呢?一部分环保意识强的家庭将干净、结实的塑料袋收集起来,重新用于购物;许多家庭在垃圾袋装化之后,用塑料袋代替垃圾袋来装垃圾;也有很多家庭因环保意识不强,或是塑料袋质量太差,将它们直接扔进垃圾堆,造成白色污染。

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减少塑料袋污染的几个对策:

一是鼓励消费者重复使用塑料袋。超市购物所得的塑料袋比较干净,强度也比较理想,可以在折叠平整之后塞进手包或衣服口袋中,反复用来购物,直到变脏之后,再用来充当垃圾袋。政府不妨制订政策,制定塑料袋的质量标准,强制所有商场对塑料袋额外收费。如果消费者感到购买塑料袋十分麻烦,还不如自己携带方便,就会自觉提高塑料袋的重复利用率。

二是要求居民将不能再次使用的塑料袋与其他塑料垃圾一起分类收集,以便回收利用。塑料袋、各种塑料包装材料和泡沫塑料饭盒等在分拣收集后,不仅不是废物和污染,而且是宝贵的资源,经简单加工便可制成多种塑料制品、化工原料和汽油,在能源涨价的大背景下,更值得进一步开发利用。

三是加强对塑料袋生产者的管理。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应当通过税收调节,预先征收高额的“分拣处理费”和“环境保持税”,使其生产成本提高。同时,禁止超薄塑料袋生产的力度还应加大。这样,商家感到随意发放塑料袋太不经济,自然会想方设法鼓励消费者自带袋子购物或重复使用塑料袋,如发放优惠卡、赠送小礼物等。

北京市有1400万常住人口和300万流动人口,按每人每日购物用2个塑料袋计算,一年便耗去124亿个塑料袋。每只塑料袋若收取0.10元,每人每月所付出的费用不过6元,并不会对家庭经济造成严重负担。如果每个塑料袋重复用3次的话,为塑料袋付出的费用也可降低至每月2元,而塑料袋的用量可减少近70%,也就是87亿个!实际上,一个优质的塑料袋完全可以反复使用5次以上。

可见,是否环保,是否能够控制白色污染,关键不在于用布袋还是塑料袋购物,而在于塑料袋能否得到有效的回收利用。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说,只要物质被纳入循环利用的轨道,就不会出现资源的耗竭和环境的污染。

环保不是贴标签,布袋子和塑料袋未必有高下之分。在一个发达的社会中,国民生活的方便应当得到保证,但也应当让国民知道,自己的方便不能够妨碍子孙后代的生存。而这种意识的普及,不仅仅靠口号宣传,更要靠经济政策的引导。切实采取措施,保证用过的塑料袋能够得到回收利用,才是清除白色污染的根本之策。

(最近,有关塑料袋的报道铺天盖地,而6月1日起将禁止不收费的塑料袋和超薄塑料袋。由此翻出我8年多之前给《中国环境报》写的环保专栏文章,稍作数字修改,或许现在看仍然有些意义。

我本人从1996年开始一直坚持垃圾分类,并重复使用塑料袋。我的每个包里都放着叠成小方块的超市用塑料袋,先用来超市购物,揉皱之后用来买菜,脏了之后用来装垃圾,1个塑料袋可重复用3-5次。其实一点都不麻烦。卖菜的人经常赞我明智,因为他们发的那些超薄塑料袋很容易破,经常令购物者感觉不便,而我的袋子又大又结实。)

 

我的相关日志:

2007-08-26 | 讲营养=做环保
2005-08-27 | 谁在我们的碗中下毒
2005-08-27 | 享用野味的麻烦: 从鸟儿的禽流感说起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讲营养=做环保

进了超市,你可能会随心所欲地把食物扔进购物车,在意的只是它们的价钱和重量。其实,换一种思路,它们还可以用其它方法来定量衡量,比如其中的营养素数量,比如其中的污染物数量,比如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资源数量,比如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能量,比如消费之后所扔掉的垃圾数量。

比如,一袋饼干,主要原料是面粉、葡萄糖浆、氢化植物油、鸡蛋、脱脂奶粉………这些原料归根结底来自于田园。耕种小麦得到面粉,种植玉米,提取淀粉,然后经过水解制成葡萄糖浆;种植大豆,榨取豆油,然后催化氢化成为类似奶油的状态;种植玉米和大豆,制成饲料,养鸡收集鸡蛋,养牛收集牛奶再干燥制成奶粉,等等。

在种植过程中,需要耗费大量的水资源,耗费化肥、农药、电力;养殖过程不仅消耗饲料,而且会带来水污染,并且制造出更多的二氧化碳。据悉尼大学研究者的计算,生产一袋150克的猪肉,要耗费200立升的水资源,还会制造出5公斤温室气体污染。

据生态专家测算,如果人们能够选择以植物性食物为主、少量食用动物性食物的健康饮食方式,与欧美的饮食方式相比,总的化肥农药用量可以降低一半以上。

在食品的加工过程中,同样需要耗费大量能源和水资源。例如,如果不把配好的面糊放进极其费电的高温烤箱中焙烤,又怎能吃到香脆的饼干呢?其中使用的各种食品添加剂,均需化工厂生产,也会造成环境污染问题。

有人指出,将面条蒸熟然后油炸脱水,最后用沸水冲泡成为方便面,较直接煮面相比,能耗要高出3倍。更有环保主义者指出,将速冻饺子在-18度下储藏3个月之后消费,消耗的能量较煮饺子本身高出10倍以上!如果少选择方便食品,而是在家直接用新鲜原料烹调,多吃烹调时间较短的蔬菜水果,则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能耗,同时也获得了新鲜食品中的更多营养素和保健成分。

很多人对食品中的防腐剂和其它添加剂十分恐惧,却忘记这些物质往往是为了加工和储藏的需要不得不添加的成分。如果人们不需要买长期不坏的食物,如果人们不需要长久不变的诱人口感,岂不就不再需要大量使用它们,从而减少了化工污染么?

食物的包装,需要使用层层塑料袋,而它们是消耗石油制成的化工产品。食物的运输,需要大批车辆,而它们同样会消耗来自石油的汽油和柴油。以北京市民为例,每天扔掉的塑料垃圾占垃圾总量的40%以上,而其中一半是食品包装袋和超市购物袋。如果能够较少选择那些复杂包装的加工食品,多选购包装简单的新鲜食物,食品包装垃圾的数量自然会大幅下降。

减少增加多种疾病风险的加工肉食,多吃新鲜的蔬菜水果;少选择可以马上放进嘴里的高度加工食品和方便食品,多选择天然形态的食物原料——这不就是营养学家反复提倡的健康饮食生活吗?如果反其道而行之,罹患慢性疾病之后,还要消费药物,甚至需要手术治疗。谁都知道,医疗是高耗能行业,药物则会带来化学污染。

讲营养,就是做环保。节省资源,节约能源,减轻污染,还能预防多种疾病,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如此利己利人之事,何乐而不为?

我的相关日志:

2006-01-22 | 饮食中最大的危险在哪里
2005-08-27 | 谁在我们的碗中下毒
2005-08-27 | 享用野味的麻烦: 从鸟儿的禽流感说起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何日告别沙尘

天当正午,天空却是昏黄暗淡。

海棠已过盛时,新叶簇簇地拥出,却失去了原本娇艳的嫩绿。

楼下停放的汽车,各个覆盖着厚厚的黄土,突然变得模样莫辨。

一位母亲带着孩子,用纱巾遮住口鼻,急急地奔进楼道。

家家关窗闭户,静静地打扫着满地的尘土。

 

春天本该是明艳的,清爽的,柔美的。

是沙尘,让春天失色,让天地昏沉。

 

春天里的人,本该是欢快的,活跃的,生机勃勃的。

是沙尘,让空气重度污染,人们受到警告,不敢在室外活动。

 

就在4月仲春之际,连续几场沙尘席卷了西北和华北大地,扬起漫天尘土,甚至殃及了江南水乡。黄尘遮天蔽日,天地间弥漫着灰尘的味道。

许多人都在问,沙尘是哪里来的呢?是从西北荒漠刮来的。那里少有树木,草原退化,使沙尘无遮无挡地奔向中原。大风为何卷起沙尘?因为所经之处大多是裸露的土地,没有草木的固着,沙土便随风滚动,弥漫天空。严重的生态破坏,才是风沙不断的根本原因。

我曾在西去的列车上看够了赤地千里的荒原,每见到一小丛灌木,都会令我欣喜异常。然而,就在这珍贵的绿色周围,往往有几只山羊在贪婪啃食。就连那盖不住马蹄的半枯野草,也被农妇们当作炊柴连根刨去。人类,是如此残酷地剥夺着已经一贫如洗的自然!

与贫困的西部荒漠相比,都市显得那样繁华热闹。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这里是另一片荒漠化的土地。从飞机上俯瞰北京,几星绿树点缀于钢筋水泥的森林中间,显得那样弱小无助。一片片硬化的水泥地面没有绿草生长,一条条沥青铺就的道路没有树荫遮盖。站在北京中关村路上,气派的大厦高耸路边,满眼居然看不到一棵象样的树木。记得就在十多年前,这里还曾经是树荫婆娑。

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人均绿化面积仅有可怜的8平方米,而上海连5平方米也不到。与国际大都市比一比吗?巴黎的人均绿化面积是24.7平米,华盛顿45平米,斯德哥尔摩77.4平米,波兰华沙是90平方米。在十多年前,有关人士便忧心忡忡地警告说,风沙仅仅是生态破坏的冰山一角,真正的沙荒离首都仅有十数公里之遥。靠几平米的绿地挡得住黄沙吗?

在“再造一个秀美山川”的口号下,西部的人民正在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可是,就在发达的大都市中,大片绿色的农田还在被住宅区和写字楼吞噬,各单位还在清除“杂草”,拓宽马路的施工队还在砍树,房地产商还在大片地硬化地面,建设中的工地还在将大量的沙土奉送给强劲的西北风。他们似乎仍没有意识到,绿色对于城市是多么的宝贵。负责城市绿化的园林局还在把有限的资金花费在整修大片草坪上,他们仍没有认识到,绿色对于城市来说远不仅仅是美的点缀,更是生存的要素之一。 

早有专家提示,只有高空的微细尘粒才能长途飘移,而低空的尘土,大多并非来自于遥远的西北,而是来自本地的裸露土地。在北京这个超大工地上,有不计其数的沙堆土堆,有不计其数的裸露黄土。就在我上班的院外,就有一大片没有草木覆盖的地面。每当大风吹起,便有黄尘乱舞,令路人灰头土脸,无可奈何。 

要想减少春天的风沙,都市人有太多应当做的事情。让城市中不再有裸露的地面,在道路两旁和公路的隔离带上种植树木,让桥栏和院墙上爬满藤蔓,在人行道和停车场中用通透砖给小草留下生长的空间,把居民区中的所有空地都栽上花草和树木…当然不能忘记,要少种昂贵的美国草皮,多种适应当地生态环境、容易成活、管理简单、有效阻挡风沙的草木,让有限的绿化面积发挥尽可能大的效益。 

我相信,如果有那一天,风沙便不能够如此肆虐。因为树木会削弱风的强悍,树叶会截留风中的尘土,而小草会象毯子一样遮盖地面,让黄沙无法飞扬。也许到那时候,梦想真的会变成现实:春风温柔地吹,花儿静静地开放,孩子们欢快地玩耍于澄澈的春日天空下。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留下评论

生命与春天同在

10b02bfc2f2.jpg    每当柳枝绽出嫩绿细叶的时候,我便经常想起父亲。恍惚中,父亲宽阔的前额在春阳下闪着光,眼里含着我无比熟悉的慈祥微笑。

13年前的春天,父亲因心脏病去世。骨灰在火葬场存放了三年之后,按照父亲生前的遗愿,母亲提议将骨灰埋在公园的树下。我和妹妹通过了这个决议,因为父亲生前不愿给别人带来负担,身后更不愿意与活人争地。

于是,每年四月里的一天,我都会来到父亲最喜欢散步的树林,寻找那棵馒头柳,舀起一瓢水浇在树下,表达深切的爱与追思――因为我知道,父亲的身体已经溶入了这棵正当青春的绿树。漫步在幽静的林中,望着蓬勃生长的绿叶,我的思绪变得宁静而悠远。

走出树林,在赶回西郊住处的路上,我便看到清明时节去扫墓的滚滚车流。车中的人们手持花束,忍受着塞车时释放的尾气。他们的目的地是大大小小的公共墓地。在那里,一排排肃穆的水泥基座上竖立着精致的墓碑,上面刻录着死者的姓名。这便是“文明”人类最流行的安息之所。

与都市的陵园相比,南方的墓地更为豪华。几乎在所有“风水宜人”的灵秀之地,都被人们辟出最好的位置用来修坟造墓。那些本该由草木和庄稼覆盖的土地却被一孔孔白色的水泥陵墓所代替,诺大的墓穴中只有两口棺材占据。白花花的墓地,就这样吞噬了不知多少座绿色的山丘。这些被人类变成水泥和石碑的土地,从此不能再种植庄稼,甚至不能再长一棵草。

13亿人之众的中国,每年离开人世者超过千万。假如每位死者的墓地占据4平方米的面积,一年便要占据6万亩地。十年呢?百年呢?在我们这个人均只有1.4亩耕地的国家中,在我们这些人均绿地只有几平方米的城市中,真的有那么多土地用来建造陵墓吗?

按照生态学的规律,组成生命的元素取之于大自然,又重返大自然。秋叶枯去,化做春泥;草虫亡去,化做土灰;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人类也是自然之子,生存一天,便要向大自然索取一天,给生态系统增添沉重的负担。生命终结之后,人的躯体本该回归自然,融入草木,化做鸟虫,为新生命的繁荣奉献自己生命的所余。如今,人们故去之后仍要占据宝贵的生存空间,与后人争夺资源,这既不利人,也不利己;既不合天理,也不合人情。生命科学早已阐明了新陈代谢的机制,为什么人类还是不能正视自己的身后事?

我梦想有一天,所有的人都将自己故去的亲友葬在树林中、花园里,而不是比让他们孤独地长眠在水泥墓基之下。每当春回大地的时候,在逝者埋骨之处,便有烂漫的鲜花盛开,有挺拔的绿树生长,有青青的果实孕育于枝头。前来探望的生者,不是为一个人的逝去而悲叹,而是为生命的永存而欣慰。我深信,这便是我们最美好、最自然的归宿。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留下评论

谁在我们的碗中下毒

苏丹红带来的打击尚未平息,又听到新闻,说对水产品的抽检发现很多产品铅砷汞超标,让人们享受生猛海鲜时也多了一份不安。<BR>
<BR>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我们可以不穿时装、不看电视,但不能离开食物。食物为我们提供养分 继续阅读

发表在 环境保护专栏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第 1 页,共 2 页12